港漂妈妈自愿医保的第一次理赔

特别清楚的记得刚入行的时候特别忙,前几个月都在处理不同客户家庭的保单,而耽误了西瓜的医疗保单。但命运有时候就是喜欢开玩笑,在西瓜医疗保单刚刚生效15天左右时,有一天半夜他突然高烧39度多而不知道原因,作为父母一定像热锅上的蚂蚁,期待可以马上入院查明原因。但是,两难的问题来了:去公立医院还是私家医院?如果去公立,肯定要排队几个小时,孩子这么难受,我们舍不得;如果去私立,肯定住一两天都要好几万港币,况且刚买的医疗保单还没生效(30天)。最后我们在万般纠结下,打了999去了公立的伊丽莎伯医院。印象很深,从凌晨12点多排队等到5点多,才成功入院。排到后半夜,连大人都熬不住了,困得上下眼皮打架,我忍不住偷偷在走廊的病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小会,充满了各种忐忑和尴尬,这辈子都不想再体验了。这一切都因为,我们投保的太晚了,因为觉得小朋友生病的概率很低……

无独有偶,在我入行的第二年,非常要好的大学同学全家来香港投保,因为预算比较有限,最后选择先保障大人的重疾,只有半岁的宝宝先等等。因为实在太熟了,我放弃对专业度的坚持,而尊重他们的决定。可是只过了几个月,不到一岁的宝宝被北京儿童医院疑似确诊睾丸癌。这个家庭没有任何家族病史,更没有给孩子任何不恰当的照顾。全家人不得不放下手上的工作,一家几口人全部去北京住下来,陪同治疗。在我得知消息的时候,真的像晴天霹雳,自责的无地自容。虽然最后宝宝被哈尔滨儿童医院再确诊为良性肿瘤,但这些检查报告上交给公司尝试了所有产品,结果仍然是拒保!真的特别难受,当初的当初,我们没有坚持。顾问没有坚持全家配置且要足额配置的原则,父母没有坚持在孩子最小最健康最高性价比的时候,给他一份终身足够重复使用的保障。

与上面两段故事不同,2019年3月15日,我们迎来了一位入职以来最小的一位客人。作为投保人的妈妈是一位有两个宝宝的港漂,帮自己只有半个月大的小宝贝投保了重疾和医疗保单,自愿医保出来后又马上把普通住院医疗转成自愿医保。大概一个多月后,我收到了妈妈发来小宝贝入院的信息。仔细了解是因为小宝贝持续发烧和咳嗽没有好转,所以在5月23日入院(圣保罗医院)。同样身为母亲的我非常能理解她当时焦急的心情,我们立刻准备好入院理赔表格亲自送到客人的手上请医生填写,于5月27日康复出院后转交理赔表格给我们,在29号正式开始申请理赔,5月31日公司收到理赔申请,5个工作日后我们成功完成理赔,出院结算总数是44402港币,最后理赔金额为40633港币。拿到支票的这一刻,这位和我一样的港漂妈妈有说不出的惊喜,感觉自己当初的决定太明智了,公司的理赔效率简直amazing!




三个小故事告诉我们:第一,保障一定是每一个家庭成员都要参与的: 疾病不会因为孩子太小而不会发生,保单也不应因为老人买贵了而放弃配置,保障本身就不应该留有漏洞,一个都不能少!
第二,每一天发生什么事我们永远不知道,但每一天都很忙却是不变的事实。我们是不是一定要等到一切都太晚了,被拒保了,才后悔,还是尽早未雨绸缪呢?
第三,重疾配置如此,教育储蓄,养老储蓄更是同理,愿所有家庭在Athena的团队守护下,病有所医,学有所成,老有所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